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时代永进博客

交朋友 玩开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悲欢离合都是情 ——朱蕴忠 (转载知青稿件)  

2017-03-15 09:0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初夏,麦子黄、菜籽枯,苏北农村一片繁忙。每到这个季节,我都会跟着妻子,来到射阳县的那些亲戚家里去帮忙。
        6月1日中午时分,怀中手机响了。连忙接听,竟是当年和我一起下乡,同甘共苦,度过十五年知青生涯的诵舜兄来电。
        想当年,他是我们知青的头头,如今是我们知青里出类拔萃的成功人士。他刚从澳大利亚回国,正在组织编写新洋试验站知青下乡五十周年的《回忆录》。
        电话中,说是向我征稿,希望我写一篇诉说当年爱情故事的文章。我想:也许是我讨了个苏北农村姑娘,至今没有回无锡市的缘故吧。诵舜兄言之凿凿,语重心长,我爽快地答应了。
        晚上,万籁俱寂,忙碌一天的人们已经酣睡。我打开笔记本电脑,敲击键盘,思维顿时回到了那个悲欢离合、不堪回首的年代------
离奇的爱 扭曲的情
        1971年4月29日,我被押往盐城体育场,参加由公检法军管委召开的“一打三反”审判大会。一顶“现行反革命”的帽子戴到了我的头上。在监督劳动的日子里,谈情说爱没了指望,我早已心灰意冷,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一个“阶级敌人”呢?老老实实接受改造,争取早日重新做人,才是我唯一的目标。
       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:第一个向我抛来爱情绣球的姑娘,竟是女共产党员——梅!
        那年暑假,梅来到新洋试验站的姐姐家。在田间劳动时,她的脚不慎被“地皮蛇”咬伤,顿时红肿至膝,面临性命攸关。恰巧当时我利用业余时间搞了个草药圃。并且,掌握了治疗毒蛇咬伤的知识。我义不容辞,及时给她治疗,做了排毒手术,敷上中草药后,又骑自行车到18里外的黄尖医院,买回了季德生蛇药。每天,我给梅清创换药时,她总是含着感激的心情,送给我含情脉脉的微笑。经过我的精心治疗,梅很快恢复了健康。梅和她的姐姐,对我千谢万谢,感恩载德,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
        梅身材高挑,聪明能干,两条乌黑发亮的麻花辫子,煞是拨人心弦。她是学校里的团支部书记、共产党员。
        是梅被我救死扶伤的精神所感动?还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?万万没想到:她回到老家后,给我写来了第一封信。我受宠若惊,也回信给她,尽管那时候的书信,写的都是些革命大道理。但一来二往,难免日久生情。
       第二年夏天,梅高中毕业后,再次来到新洋试验站。并且,特地到副业队牛房来看我。
       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”,惊得我这个“焦大”不知所措。
       起初,我不相信会有什么好事能落到自己头上,说话做事处处十分小心。后来见梅对我推心置腹,无话不说,渐渐的就不再有什么戒心了。那段时间,偏僻的牛房里不时荡漾着欢笑声,这里成了我和梅谈情说爱的伊甸园。
        一天晚上,梅含着热泪,向我诉说:姐夫反对她和我谈恋爱,个别领导也出面干涉,声色俱厉地教训道:“笑话!真是天大的笑话!一个共产党员去爱上反革命,你们这些党员的党性都到哪里去啦!”还说什么:“朱蕴忠是个永世不得翻身的阶级敌人!”
       亲人的反对,领导的干涉,周围的闲言碎语,不时刺痛着梅的心。然而,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!梅擦干眼泪,斩钉截铁地说:“这次,我豁出去了!”说罢,她一头倒进我的怀中。我顺势将梅抱住,两颗心一下子拢到了一起。梅感到无比幸福,微笑着闭起双眼,兴奋得哆嗦嘴唇,任凭我亲吻------热血沸腾,我搂着梅上了床。正当我解她的裤带时,出于少女的羞涩和心里障碍,关键时刻,她居然无奈地拒绝了。
        我若梦惊醒,突然想到:“她是共产党员,我是反革命。”一下子像寒霜扑打嫩叶蔫萎了,不知所措地从她身上退了下来。
        唉!谁叫我是反革命?我没有权利去爱,更没有资格被爱!我的心在流血------
        良久,梅想解释什么,可话到嘴边,又嚥了下去。
        漆黑的夜笼罩着闷人的牛房,两个可怜的人相拥而泣------
        后来听说,梅无可奈何地嫁给了当地一个出生好的农村青年。
        我和梅的短暂爱情,是那个时代的悲剧!
 
苦涩的爱 失落的情
          “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善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------”每当我听到这首名叫《小芳》的歌,就会联想起和妹那段苦涩的爱情故事。
         1975年是我摘掉反革命帽子的第二年,我乘上溧阳开往安徽郎溪的长途汽车,去探望继父。途中,闲暇无事,我从书包里拿出调查黄鼠狼的资料进行整理。不料,坐在我左侧后排座位上有位姑娘,对我这个“书生”,居然感到兴趣,不时凑近过来,看着我整理资料。
         汽车到了一个小站停车下客,我转身向后看,正好与她四目相对。突然,我发现那姑娘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格外明亮,就像镭锭般地默默放射,一下子使我的心灵受到急蹙的感应。
         啊!这种迷人的眼神,莫非是摄人魂魄的“秋波”?搅得我心神不定,忍不住再次回首看她。姑娘也注视着我,脉脉含情,煞是迷人。
         汽车到了终点站郎溪,我到售票窗口排队买票,发现那姑娘紧靠在我身后,便鼓起勇气与她搭讪起来。
         苏南姑娘就是从容大方,通过简短交谈,知道她叫妹,芳龄二十二,在茶场工作。当妹知道我是个无锡知青时,便越发对我亲热起来。临别之前,我要了妹在茶场的地址。分别时,她含情脉脉地说了声:“等你!”
        “等你!”多么甜蜜!我干枯的心田无法控制地泛起涟漪,浮想联翩------
第二天一早,我飞步六十里,在安徽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十六团一营七连的山里,找到了她——美丽的采茶姑娘。
        妹见我来了,惊讶和羞涩中流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,领我到了她的宿舍,热情地招待我吃了晚饭,然后陪我出去散步。
        茶场夜景,十分迷人。我们漫步在山间小路上,妹坦诚地向我说了她的一段不幸的爱情。
妹原本生活在农村。文革后期,村里来了一批从宜城下放的知青。知青里有个阿泉,对妹一见钟情,于是穷追不舍。几经周折,妹落入阿泉的情怀。
        妹与阿泉恋爱的艳闻,很快在村里传开了。妹的父母、亲戚,一致反对妹与阿泉的恋爱,干脆将妹反锁在家里。阿泉闻讯后,趁人不备,砸开门锁,救出妹,一起私奔到了宜城。
        不久,阿泉凭着关系,“病退”回城,并且,进了工厂,平步青云,上升为领导干部。
        正当妹替阿泉高兴的时候,谁知阿泉却移情别恋,爱上了厂里的美女雨燕。
        妹痛苦极了!每当见到人们在路边指指戳戳,议论自己时,真恨不得地上有个洞,能够赶快躲进去。
无奈之下,妹离开宜城,来到了这个茶场,成了一名采茶工------
        在这充满私情的夜晚,只觉路程太短,时间过得太快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夜12点。
        妹把我带到了她的宿舍。我既冲动又尴尬,哪里敢上床呢?只好无奈地趴在桌子上,强忍着燃烧的欲火,不时偷偷地看着她丰满的胸部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着。
        妹在床铺上辗转难眠,眼看天要亮了,她翻身起床,对我说:“我睡不着,想给姐姐写封信。明天,你还要赶路。你就上床睡一会吧!”
        忐忑的我如梦似醉的上了床。
        稍时,妹吹熄了灯,悄无声息地也上了床,一把搂住了我。我再也不能自控了,不得要领地与妹厮染起来。那间偏僻简陋的山坳小屋里充满了快乐和温馨------
        分别后的几个月,我们魂不守舍,鱼来雁往。
        第二年2月,我带着妹从溧阳来到安徽郎溪飞里农机站的家里。继父母见了妹,眼睛笑成一条缝,欢天喜地,忙忙碌碌,晚上给我们单独布置了一个小房间------
        清明时节,春暖花开,我收到妹的来信,得知她身怀有孕,五月份要来试验站与我结婚,顿时心花怒放。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------”我心里想到自己快当爸爸了,嘴里乐哉地唱起了黄梅戏,眉间流露出从未有的喜悦。
        5月20日,妹如期而至。我到站部接到妹后,一路欢笑来到副业队牛房。
        牛房很破旧,房内除了一张铺板床、一张桌子、几张凳子之外,一贫如洗。但是,妹还是十分高兴,她不嫌弃我穷,不在乎我的工作是养猪,看到我桌子上成堆的书稿,她充满了希望。
        妹从包里拿出巧克力和饼干,让我品尝。包里面放着妹的许多衣服和日用品。“看来她是打算在这里长期住下去了”,我庆幸地想。
         吃过晚饭,我们海阔天空谈别后、谈现在和美好的未来。洗嗽完毕,我们“成婚”了。
         欢乐的时光,总是那么短暂,不知不觉,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         一天上午,二队的知青华湘荣,兴匆匆地跑到副业队牛房,一见面就笑着大声嚷道:“乖乖!朱蕴忠啊!你艳福不浅呐!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,也不告诉我一声哇------”
        华湘荣是来请我们到二队去吃饭的。见他再三邀请,盛情难却,我就带着妹跟他来到二队。
        刚到二队,就遇上农工老韩,他拦住了我和妹,一定要请我们在他家吃中饭。我意识到老韩会从中捣鬼,原因是老韩早就想将小姨子介绍给我,被我婉言拒绝了。我拉了妹就要走,但妹从老韩的神态里,似乎看出了什么,自愿留在了老韩家。华湘荣则拉了我就走。
        快到傍晚,我和妹才离开二队回到家里。
        与往日一样,我们洗漱完毕,就上床了。
        妹默默无声,心事重重,眼泪突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,扑簌簌地掉落在枕头上。
        我着急地问:“妹,怎么啦?”
        妹一把搂住我,痛苦地哭起来,抽泣着说道:“想不到,想不到你曾经是个反革命!”
        我顿时像五雷劈顶,一下子崩溃了。啊!天哪!我------我是反革命------
        我木讷了-------
        妹说:“当时,你说犯过错误,我满以为你犯的是男女关系错误。我想,娶了我,你会变好的。没想到你是政治问题。”
        我感到十分内疚,帮她擦去泪水说:“那已是过去的事情,我已经重新做人了。要不,你现在不愿意跟我还来得及。”
        妹哭泣着说:“还来得及什么?我肚子里已怀着你三个月的孩子。”天哪!这可叫我怎么办?------
        我悔恨交加,无言以对,只好转过话题追问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        “老韩说你曾被押上万人大会,戴上反革命帽子;在牛房,是监督劳动改造------当时我就想哭,但又怕伤了你的心。”妹说。
        “怕伤了你的心。”却不知正是这句话,顿使我心如刀绞。
         她承受了如此巨大的情感之痛,竟还考虑到我的心!我却懵里懵懂般毫不知情,而这一切都是我“现行反革命分子”所造成的!
       “妹,我对不起你------”顿时我流下了心酸的眼泪。
        妹也忍不住跟着放声大哭起来-----
        凄凉的哭声在黑夜笼罩的牛房绕梁不已,仿佛是在呼天抢地,连绵不断地涌向黄海之滨的夜空。
良久,妹停止了哭泣,用手帕帮我擦掉泪水,说道:“蕴忠,我不怪你,你没有亏待过我,我从心里真的爱你,真是舍不得离开你,可是------”
        “妹,你不要多讲了,我不再拖累你,不能连累你腹中的孩子,回去找一个比我好的男人。”我无奈地说。
         我满以为妹第二天就会离我而去。谁知,她还是与往日一样,对我关怀备至,吃饭时,总是微笑着给我夹菜;走路时,还是紧贴着我的肩膀,依依可亲。
         几天之后,妹认认真真地对我说:“蕴忠,我想回去,把他的东西还给他,把那边事情了结了,再过来跟你结婚。”
         我无话可说,明知她是在安慰我。
         第二天上午,我背起妹的行李,送她去汽车站。
         出了牛房门,没走多远,妹就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来,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牛房,两眼含着热泪,痴呆呆地站立在那儿,好像丢掉了魂一样。
        我拉了一把妹的衣袖说:“我们走吧!去迟了会赶不上汽车的。”
        半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来到了站部汽车站。
        我将妹送上了汽车后,她坐在靠汽车窗户口的一张座位上,两眼直盯盯地凝视着我。
        汽车开动了,我看到妹正在流着眼泪向我挥手告别。我呆呆地站在那里,直到汽车开远了,才神思恍惚地回到牛房。
        一个月后,我收到了妹寄来的一个包裹。包裹里是我送给她的一只上海牌手表,还有妹的一张照片和她写给我的一封信。
        一切都明白了。信中写道:“我回去尽了最大努力,都没能将他回掉。现在,我已经匆匆跟他结婚了。蕴忠,我真的对不起你,你千万不要难过。你把爱你的妹忘了吧,我相信你会找到和我一样爱你的人------”
        我失魂落魄了。
        尽管我在思想上早有所准备,但是,面对如此严酷的现实,伤心的泪还是夺眶而出。
        苍天啊!为什么我的人生会如此不幸?我的心在颤抖------
忠贞的爱 坚实的情
         经历了两段爱情的风风雨雨,我体味到了人生的世态炎凉。
        1977年正月初六,我历尽艰辛磨难,终于明媒正娶,和苏北农村姑娘——兰,牛房花烛结了婚。
        兰的家在靠近新洋试验站的涵洞大队,她勤劳朴实,十分能干,从小热爱劳动,十四岁就上过河工,十七岁就能将270斤口粮一肩挑到家里,是远近闻名的“铁姑娘”。
         兰是我一眼看准的姑娘,为了娶回她,我使尽了浑身解数。
         为了她,我曾经头顶星,脚踩冰,靠20把竹夹,捕捉到26只黄鼠狼,凑足了彩礼。
         婚后,靠我一个人的工资、口粮,两个人过着寅吃卯粮的日子。
         记得有年三十晚,家里没有粮食了,兰哭泣着说:“跟了你这个反革命,连个临时工都做不到,一天到晚被人欺,受人气!”
        我六神无主地站在那里发呆,嘴里支支吾吾不知所云,只好无可奈何地摇头、叹息!
        兰哭干了眼泪,突然跑进房里,找了根麻绳,悲戚地说道:“活在世上受这种凌辱罪,不如两个人,一条绳,上吊算了!”
        我上前一把抢过绳子,搂住兰放声哭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哭声惊动了隔壁刚刚搬来的老王家。他们连忙跑过来劝说兰。
        老王说:“小朱既聪明,又勤劳,只是时运不济,才落到这样的困境,将来会有出头之日的------”
        老王家婆娘周大姐,连忙端来一大脸盆黄玉米粉,总算帮我们过了年。
        后来,我到处求爹爹,拜奶奶,终于通过摇绳厂老何爹爹的帮忙,为兰找到了一份割茅草的工作。
        大伏天,兰一早就拿着两把镰刀出门了,她钻进防风林,挥汗如雨地拼命割茅草。我干完猪场的工作,赶着牛车去运茅草。我从防风林里扛着沉重的茅草,装上牛车。额头上的汗水直往下淌,两眼浸得迷迷糊糊,突然一脚踩空,左脚被树桩戳了个洞,顿时鲜血直冒。我跑到四队,找到赤脚医生方究之。
        方究之查了创口说:“伤口很深,里面断着六根树刺,必须动手术,要将树刺全部取掉,否则是会发炎的,你可要挺住啊!”
         我说:“肚子感到饿,先给我一杯糖开水。”
         赵泉之等知青马上端来了一杯糖开水。
         喝过糖开水,方究之成功地给我做了手术,包扎完毕。
         我一步一瘸地跑进防风林扛茅草。
         兰问:“怎么到现在才来?”
         我说:“脚被戳伤了,到四队知青那里去做了手术。”
         兰说:“给我看看,要紧不要紧?你就不要扛了,我来扛吧!”
         我说:“不要紧,没事,没事,我能扛。”
         兰停止了割茅草,帮我一起扛茅草,装上牛车,回家。
         1979年1月6日,我获得了平反。兰既高兴,又担心我远走高飞。
         为了兰,我甘愿放弃了返城就业的机会,跑到无锡市,将已被“一刀切”迁到无锡市的户口,拿回试验站,几经周折,扎根在苏北农村。
        知青大批返城后,试验站实行了“联产承包责任制”。我和兰承包了60亩盐碱地,种上了棉花。我们每天五更起、半夜睡,风里来、雨里去,辛勤劳作,当年上缴国家一万五千多斤棉花,成为试验站收缴棉花最多的一对夫妇,被周围的人们称为“机器人”。
        由于兰过度劳累,常遭雨水、露水侵袭,子宫受寒,得了妇女病,婚后多年,一直未孕。
        1983年11月11日深夜,天寒地冻,夜深人静,我和兰在厨房里拣棉花。刚关掉收音机的日语节目,就听到厨房外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。我赶紧跑出厨房,发现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婴,被抛弃在厨房门口的泥地上。女婴已经冻得奄奄一息,脸色发青,我连忙将女婴抱进厨房。
        邻居们闻讯后,纷纷赶来,帮着烧奶糕、喂女婴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,我将女婴送到站部王书记家。王书记请示盐城市公安局后,动员我们收养这个被遗弃的女婴。从此,我们忙上加忙。
        每天,兰一早下田拾棉花,我缴掉棉花,喂好女婴,骑车下田。我劳动一个多小时,风风火火回家喂女婴,换尿布。然后哄女婴睡着后,再骑车下田劳动。
        有次,我到盐城参加光明中医函大考试,照料女婴等事情全由兰承担。兰到了田里拼命拾棉花,累得直不起腰,就跪在田里拾。等她抬起头来看到学生已经放学时,便急急忙忙赶回家。老远就听到了女婴的哭声,兰开了锁,冲进屋,只见女婴哭得满头是汗,心疼地流着泪说:“宝贝,妈回来迟了,回来迟了------”说着抱起女婴也哭了起来。女婴“哇哇哇”,兰则“呜呜呜”,两个人哭成一片。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第二年夏天,我干脆在田头搭了个草棚子,全家吃住田间。
        一天,我与兰抬桶打药水。女孩见我们离开草棚子,一个劲地哭闹:“我要爸爸呐------我要爸爸呐------”
兰心疼地说:“小雁子感冒才好,这样哭闹,怎么办?”
        我放下桶,跑进草棚子,将女儿背在背后,接着抬起桶,和兰打药水。兰不时地说:“将桶往我这边来点!往我这边来点!”
         一 阵雷暴雨袭来,我们全家躲进草棚子。兰和女儿啃着西瓜,吃着干粮。我却忘记了吃喝,一头扑在《日汉翻译教程》上。棚子外雷声隆隆,蛙鸣悠扬;棚子内抑扬顿挫,书声朗朗------
        经过八年的晴耕雨读,我熟练地掌握了日语的听说读写和翻译技能。1987年1月,被盐城市无线电元件厂等单位,聘用为日语翻译。
        1989年1月,我被大丰人事部门作为第一个急缺人才引进,成为丰东热处理有限公司的日语翻译,带领全家离开了新洋试验站。
         兰被安排在大丰飞轮厂,成了装配工人。后来经过治疗,兰怀孕了。兰怀孕后几个月,丈母娘闻讯来到我家。
         丈母娘说:“兰怀孕后,你有没有带她到医院妇产科去查查?”
         我说:“工作太忙,没有查过,今天请假,陪她去医院查查。”
         兰说:“你一天到晚穿着工作服,到医院去,也要换换衣服。”
         我急急忙忙换衣服,刚穿皮鞋,就眼睛一黑,栽到在铺上。
         兰赶紧跑到丰东公司求救。丰东公司派车来人,将我送进了医院。
         我苏醒过来。医生说:“查不出什么病。先挂水,然后住院观察。”
         挂好水天色已晚,我惦记着家里老小,怎么也不肯住院。对兰说:“我没病,可能是太累了,扶我回去。家里还不知怎么样。”
         到了医院门口,兰叫来了三轮车。我说:“不用三轮车,你扶着我走回去。实在走不动了,半路上再叫三轮车。”
        兰执拗不过我,只好扶着我,向飞轮厂走去。
        路上,华灯初放,见对对情侣,正在逛马路,我惭愧地说:“兰,这辈子从来没有陪你逛过马路。今晚,就算是我陪你逛一次马路吧。”
       “你已经累成这个样子了,我一点都不怪你。”兰搀扶着我,流下了眼泪。
        1992年10月,兰怀身足月,一直做到临产那天,才进了医院。
        兰剖腹产生了个男孩,我在医院照应她,打算放弃参加自学考试。
        兰执意说:“你将东西放在病房,我自己照应自己,你一定要去参加自学考试。”
        在兰的支持下,我当年通过中文专业七门课程的自学考试,用了两年业余时间,通过自学考试,拿到了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证书。
        平时,兰在带着两个小孩的情况下,一年中,竟能超产工时一千多个小时,被评为“突出贡献者。”还被奖励出国旅游------
        我则通过考试,获得了外销员资格、副译审职称等证书。并且,获得了各级政府部门的表彰与奖励。我的功勋章里,有着兰的一半功劳。
        如今,我们的女儿雁,早已定居常州。我和兰的儿子,在江苏大学毕业了,正在考研。前两年,我们买了房,买了车,搬进了上海花园的新居。我和兰一直是同甘共苦,相敬如宾,同心协力,发展我们的事业,培养我们的后代,日子过得十分美满。
        回忆我三段苦涩的爱情,真是饱尝了人间酸甜苦辣咸、喜怒哀乐愁啊!正是:坎坎坷坷三段爱,悲欢离合都是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